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工事构筑 >

【图片】工事以及结构【圣光之愿吧】_百度贴吧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工事构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筑城障碍物按照用途分为三种种即防步兵筑城障碍物,防坦克装甲车辆筑城障碍物以及防空障碍物。此两种中有分为固定和移动两种

  世界上最早的防步兵障碍物是什么勒?又是在何时出现?外国的不知道咱就说说咱大天朝的,

  早在夏商时期便有了最早的成规模体系的防步兵障碍物壕沟 护城河 就是当时成体系的防步兵障碍物 面对敌方骑兵的进攻防守方又出现了拒马,三角倒刺等移动筑城障碍物配合壕沟护城河以及城墙构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下面我就把筑城障碍物一一说出来 当然别指望我说全了要明白人民群众的发挥创作是无穷地

  拒马应该是人类战争史上使用次数最多 最没科技含量 当然也是使用时间最长的的筑城障碍物了,拒马发展到现在于最原始拒马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拒马也发展出很多旁枝如:菱形拒马

  菱形拒马的制作比较复杂但比原始拒马在防御体系中用了更大的作用,拒马拒马从其名称就可看出这是为了应对骑兵部队冲击而出现的,菱形拒马除了能够因对骑兵冲击还能有效滞泄步兵行进速度

  一战可以说是将筑城障碍物作用发挥到极致的战争,交战双方都在各自阵地前沿布设了防步兵筑城障碍物其中使用最多布设最多的是梅花桩,二列桩,以及屋顶型铁丝网。配合壕沟雷阵组成了各自防线的最有效抵挡敌方步兵进攻的手段凡尔赛绞肉机也是应这样那样的铁丝网而成为欧洲人心中永远的痛

  陆军部长马奇诺(1877~1932)从1929年起开始建造,1940年才基本建成,造价50亿法郎(1930、1940年代货币)。防线主体有数百公里,主要部份在法国东部的蒂永维尔Thionville。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位于法国东方所设的防御工事,由钢筋混凝土建造而成,十分坚固。由于造价昂贵,所以仅防御法德边境,至于荷兰则由英法联军作后援。防线内部拥有各式大炮、壕沟、堡垒、厨房、发电站、医院、工厂等等,通道四通八达,较大的工事中还有电车通道。

  图1为马其诺防线为马其诺防线为马其诺防线士兵反击也是进入防线内部的出入口

  这些只是防线现在保存的下来的部分,当时马奇诺防线防线在起正面无天然障碍物部分构筑了7至15公里左右的反步兵,装甲车辆障碍物结合反坦克壕沟雷区,桩寨,铁丝网,力求再德军发动突袭时能够有效阻挡德军先头部队的第一波突击为主要防御地带防御赢得时间(主要防御地带纵深6到8公里)是防线就有弱点 但是只考虑德法德意边境地区来说马奇诺防线并没有显著弱点可以让德军能够有效突破。马其诺防线最强的防御地带是梅斯和劳特尔两个筑垒地域,相对薄弱的地段构筑在莱茵河区域依莱茵河为天然屏障防御德军,这也是德军相对容易突破的区域虽然萨尔区域的防线显得更弱小但考虑萨尔泛滥区糟糕的地表状况德军在此区域发动进攻的结局就是被法国炮兵部队一一点名。

  被理解错的巴列夫防线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夺取了大片阿拉伯土地,尤其以色列占领埃及西奈半岛。但以色列政府知道,阿拉伯国家尤其埃及决不会善罢甘休,因为西奈半岛是亚、非、欧三大洲交汇的唯一陆地要津,战略位置非常重要。

  为了长期守住这一战略要地,于1969年以色列不惜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先后耗资数亿美元,在苏伊士运河东岸构筑起正面宽约175公里、纵深长约10公里的防御体系。在这个防御体系中,最令以军骄傲的是在运河边上构筑起的一条沙堤阵地。这条号称“沙阵”的防御阵地是以色列人的一大发明。它与陡峭的运河连成一体,平均高度约25米,重点防御地段高60多米。防线建成后,以色列国防部长达扬在参谋长巴列夫陪同下亲自前来视察。巴列夫大肆吹嘘这条防线的神奇功效,鼓吹它没有半点纰漏,可谓固若金汤。达扬听后十分高兴,特别是对神奇的“沙阵”,更是赞不绝口。为表彰巴列夫的功绩,达扬当场就把这条防线命名为“巴列夫防线”。

  巴列夫防线是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后,以色列为了长期占领西奈半岛而修筑的防线。这条防线构筑在苏伊士运河东岸,长170千米,纵深7千米,以沙堤为基础,加高至20多米。沿线座碉堡组成一个碉堡群,周围设有铁丝网,并埋有地雷,还配备机枪、火炮、坦克,结筑成一个强大的火力网。

  防线北起弗阿德港,南至苏伊士湾,全长175公里,纵深30-35公里,总面积5000平方公里,耗资2.38亿美元。该防线由三条平行防线组成:第一线为苏伊士运河及河东岸,河堤下埋设了油管,战争期间点燃,可将运河变成一片火海。沿河筑有20米厚的沙堤,堤后筑有30多个前沿支撑点,支撑点前为铁丝网和地雷区。第二、三线分距运河十几、二十公里,筑有11个核心堡。核心堡一般为半地下的多层建筑,以钢筋水泥作骨架,顶部由铁轨和装在铁网内的石块砌成,厚4-5米,可经受重磅炮弹和炸弹的直接攻击。核心堡由若干个碉堡组成,其中一个为旅指挥所,有的为重炮阵地,有的为弹药和后勤物资仓库,堡内有住房、指挥室、瞭望哨和射击阵地,储有可供一个月以上的粮食和弹药,碉堡间有堑壕相连,战斗中可互相支援。

  为防备埃及的进攻,以军还创造了一种秘密武器:火障。所谓火障,是在每座碉堡下面,埋有一串石油桶,用管道相连接。只要一按电钮,喷油机会把石油喷到运河水面,电发火装置将其点燃,河面就会燃起熊熊大火,整条运河成为一条火障。

  我们总是认为以色列人在苏伊士运河上构筑巴列夫防线的目地是依靠此防线就地防御埃及军队的进攻,以达到永远占领西奈半岛为以色列领土这一事实,这样的理解是错的,巴列夫防线只不过是为了阻挡埃及军队第一波攻势为以色列战争机器转动赢得48小时时间,真正打击埃及军队的是以色列的优势装甲部队空军,不过可惜的是巴列夫防线个小时,用时三年耗资三亿美刀的巴列夫防线个小时变被埃及军队用微小的损失突破,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无须赘言,“巴列夫防线”成为埃及收复失地的最直接障碍。埃及人要复仇,就必须找到攻克该防线的办法,而要攻克“巴列夫防线”,最关键的环节是要攻克“沙阵”。为此,埃军设想出挖洞爆破的办法,即令渡河的工兵在沙坡上用铁锹挖出数个大洞,填入炸药后迅速撤离,然后引爆炸药,打开缺口。但是,试验表明,这个设想根本行不通。因为,沙是流动的,很难挖出洞来。况且,开辟一条通道,需要清除将近1500立方米的沙土,而每次炸药掀走的沙土量不超过30 0立方米,这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借助于人工或推土机,大约需要60人和1台推土机连续工作6个小时。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一时之间,众多埃军高级将领面对以军的“沙阵”束手无策,深感焦虑。 1971年6月,一名年轻的埃军工程兵提出了“以水克沙”的绝妙对策,即使用高压水龙喷射沙堤。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实验表明,高压喷射一立方米的河水,就能冲掉一立方米的沙土;如果大量使用高压水龙,则可以在短时间内打开以军的防御阵地缺口。听到汇报后,埃军上层采纳了这个建议,并立即从英国和德国进口了450台最先进的高压水泵。 1973年10月6日,埃军向以军发动突然袭击。当天下午,经过一番猛烈的炮火准备,8000名埃军突击队员乘坐橡皮艇和水陆两用车迅速渡过了苏伊士运河。上岸后,一部分突击队员按照既定的作战方案,集中预先购置的高压水泵,集中“水力”向以军的“沙阵”射击。顿时,“沙阵”化为“ 泥阵”,以军阵地上泥沙滚滚。仅仅用了5个小时,埃军就顺利开辟出了60多条通道。接着,埃军后续部队沿着开辟的通道,发起猛攻。以军根本无力抵抗,节节败退。

  突然:以色列人做梦都不会想到埃及人会在斋月发动战争这达成了战役的突然性。

  欺骗:埃及为了收回失地所做的欺骗可以说比盟军登陆诺曼底撒的谎还大。不单单只是军事上的欺骗还有外交上的欺骗可以说把以色列骗到底,外交上与前苏联的交恶可以说是意外的收获这也是整个对以色列欺骗的最精彩最重要也是具有决定性的欺骗,正是由于和前苏联的关系恶化使以色列战略上发生误判认为埃及不会发动战争从而导致以色列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开始战争。

  针对:为了保证战争的胜利埃及做了充分的准备前线第一波突击部队甚至做的了每一个连只考虑攻破攻破巴列夫防线的一个点,而且只考虑一种方法,为了能够顺利突破防线埃及甚至在己方构筑了与巴列夫防线相同的阵地以供训练,面对强大的以色列陆空军埃及做了绝对充分的准备,空军打不过不是问题用萨满防空导弹打击以色列空军,装甲部队打不过没问题用萨格特RPG招待你每一支部队,每一个营连,每一个人都做了反复的训练只为一雪前耻。

  保密:直到战争开始前半小时作战命令才下到到一线部队整个战争准备期间埃及与叙利亚之情的人总共不超过10个,从而保证了整个行动的绝对保密。以色列士兵打死都不会相信中午还在河里洗澡的埃及士兵下午便越过苏伊士运河超自己发动进攻

  平原地域的防御自古以来就是进攻者的天堂防御者的地域,尤其是在骑兵天下无敌的那个年代,平原更是成为不可防御的禁地,但是为了国土安全国家主权大的军事胜利由不得不在平原防守时农耕时代的士兵们可能在某一天发现为什么不建一座墙呢?材料从何而来?就地取材,就这样在历史上的某一次战役当进攻的骑兵突然发现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土墙 而图强之后又是一道很深的壕沟顿时傻眼(这根说好的不一样啊)就这样骑兵原有的速度优势被瞬间瓦解当翻越几道障碍物后已经筋疲力尽 在翻越过程中不是被射杀就是被射杀剩下能够发起进攻的部队也大部分受伤而且原本的速度以及冲击力已荡然无存只能撤退或者是被步兵方阵绞杀。

  位于叙以边界、总面积为1176平方公里的戈兰高地形似一座巨大的平台,居高临下,将整个以色列东部平原尽收眼底,也俯瞰着以色列最重要的水源――― 太巴列湖,对以色列有着生死攸关的战略意义。为控制戈兰高地,叙以两国曾多次进行过激烈的争夺战。二战以后世界上最大的坦克战就发生在这里。在那场战争中,帮助以色列成功化解叙利亚方面压倒性装甲优势而取得胜利的竟是“土得掉渣”的一道反坦克壕。

  1973年10月6日,阿拉伯国家埃及和叙利亚分别从西、北两面同时对以色列突然发起进攻,拉开了第4次中东战争的序幕。在北线个叙利亚步兵师,直奔戈兰高地掩杀过来。这种 T-62坦克装备着当时世界上口径最大的坦克炮和最新型的红外观测仪,装甲防护也是当时世界上一流的。面对滚滚而来的铁甲洪流,防守戈兰高地的以色列军队仅拥有60辆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过的“谢尔曼”型坦克。强弱之势有如霄壤,看来以军难逃一劫。不料,开着最大油门前进的叙军坦克车队竟被挡在了戈兰高地的一条壕沟之前,一筹莫展.

  原来,防守戈兰高地的以军虽然人数少、装备差,却在战术打法上大有讲究。那条反坦克壕,口宽6米、底宽4米、深达9米,看似简单,实藏玄机:形似古老,内有奥妙,且颇多创新之道。按一般构筑反坦克壕的方法,挖掘出的土应堆在两侧。但以军却一反常规,将积土全部堆在己方一侧,并垒成了一道两米多高的松软土堤。这一细微而巧妙的变化就让叙军伤透了脑筋:用推土机填平它吧,由于积土全部堆在以军一侧,而且戈兰高地是结实的火山熔岩地,推土机铲不动硬地,无土可填。无奈中叙军只得将坦克填入壕中,可填入壕中的坦克仅有2米多高,壕深却有9米,白白折损了不少坦克,依旧只能“望壕兴叹”。叙军只好拿出最后一招,用坦克架桥车架设车辙桥,可是又因为壕的另一端高出了两米多,架起的桥一头高一头低,且高的一端搭在松软土堤上,使得过桥坦克左摇右晃,动不动就翻入壕中。侥幸过来的坦克命运更加悲惨,因为跨越土堤时车体上昂,把装甲薄弱的底部暴露在外;当越过土堤下来时,又把脆弱的顶部显露无遗,“抬头露肚、低头露背”,给了以军两次绝佳的瞄准射击良机,成了反坦克炮的“活靶子”。经过4天的战斗,叙军不仅未进半步,反而在反坦克壕沟两侧,丢下了250 辆坦克和260辆装甲车。这一带因此以“泪谷”而名闻中东。以军就这样巧用一道反坦克壕,成功地迟滞了叙军的攻势,为援军到来赢得了时间。当以军转入反攻时,推土机轻而易举地将积土推入壕中搭成“土桥”,保障部队迅速通过发动进攻。

  明代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7月,瓦剌部进兵明境,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不顾群臣劝阻仓促率兵20余万人亲征,因准备不足溃败损失数万,明英宗被俘,兵部尚书邝野、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记载土木之变其真其详者莫如李贤之《天顺日录》:“明日于土木驻营。宣府报至,遣成国公率五万兵迎之。勇而无谋,冒入鹞儿岭,胡寇于山两翼邀阻夹攻,杀之殆尽,遂乘胜至土木。明日巳时,合围大营,不敢行。八月十五日也,将午,人马一二日不饮水,渴极,掘井至二丈,深无泉。寇见不行,退围。速传令台营南行就水,行未三四里,寇复围,四面击之,竟无一人与斗,俱解甲去衣以待死,或奔营中,积叠如山。幸而胡人贪得利,不专于杀,二十余万人中伤居半,死者三之一,骡马亦二十余万,衣甲兵器尽为胡人所得,满载而还。自古胡人得中国之利未有盛于此举者,胡人亦自谓出于望外,况乘舆为其所获,其偶然哉?”李贤,字原德,宣德八年进士,授验封主事,正统中迁考功郎中,改文选。正统十四年“扈从北征,师覆脱还。” 英宗复位,命贤兼翰林学士,入直文渊阁。自此,李贤“以受知人主,所言无不尽”,对明代中期政治的改良颇为有力。李贤不仅亲历土木其事,而且还以一位以国事为重的官员的面貌活跃于政治舞台上。他在英宗亲征之前曾与同僚一起劝说吏部尚书王直率群臣上章留驾; 在行军途中,又与一些御史谋划击杀王振,制止亲征,使英宗安全返回北京。在李贤对土木之变的观察中,这种热忱的历事者的背景所具有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50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土木镇里还能见到几处当年明军赖以抵御的城墙遗迹,几米高的土墙在田野上和民房间断断续续地延伸,有的被村民当成了院墙。 能“诉说”那段历史的还有显忠祠,它是“土木堡之变”后明朝为祭祀死难将士而建造的,历经几度毁坏和重修,至今还保存着3间大殿和一些碑刻,从正中一间大殿锁着的门往里窥望,可见一块写着显忠祠简介的牌子和一块写着死难大臣官衔和名字的牌子与输水管道、农具等杂物堆放在一起。

  其实当时明军是可以变被动为主动地,但是 但是 奈何有王振这位狗头军师勒,当时明军已经在土木堡构筑了多条战壕以及防御壕沟并且战事开始向明军有利的方向发展,也先随欺骗性后撤没想到高级**王振突然下达全军跃出战壕迅速后撤的命令,下面的事情就不用再多叙述了没有了工事的明军就是待宰的羔羊明军20万人被歼灭,几乎整个内阁被俘或战死,英宗北巡守猎··· 最精锐的三大营至此消失在明帝国的历史上。。。。

本文链接:http://dagazenv.com/gongshigouzhu/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