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工事构筑 >

中印战争:解放军一个班接连攻克印军27个地堡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工事构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文摘自《喜马拉雅山的雪——中印战争实录》 作者:孙晓 陈志斌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里笑语喧声,周恩来正在这里接见英国《泰晤士报》记者访华团。

  今天的周恩采虽然率直而又风趣地回答着各种问题,细心人还是能看出他眼窝里隐隐网满血丝,神情格外的疲惫。

  《泰晤士报》副社长查尔斯先生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周恩来,心情激动,一边滔滔不息地抒发着对中国、对周恩来的仰慕之情,一边解释英中两国间因社会制度不同,对一些国际事务立场、观点不同而造成的一些曲解和积怨。

  韦尔娜则一改往常犀利、大胆的发问,苛刻、狡黠的诘难的习惯做法,坐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周恩来,碧蓝的眸子里笼罩着迷惘、忧苦的神情。

  细心的周恩来转过脸,恢谐地问:“韦尔娜小姐,是不是北京的气候和饭菜不太合胃口啊,往常你可是最调皮、最活泼的一个,今天怎么啦?”

  查尔斯解释说:“韦尔娜小姐前几天受了点惊吓,昨天飞机上又因为晕机呕吐了两回,大概身体还没有康复吧!”

  韦尔娜若无其事地说:“小闹剧,就为我在报上发了几篇有关中印边界争端的评论,有些暴徒羞恼怨忿,便捣毁了我的居所。好在他们没朝我开枪,如果中上一弹,今天恐怕就不能再坐到这儿了。”

  周恩来庄重地说:“新中国成立以来,有许多国际朋友为维护中国的尊严和合法权益,为密切同中国人民的友谊,做出了牺牲和贡献。中国的政府和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

  这方手帕,一直被韦尔娜珍藏着,几年以后,她在编著的《中印边界的争端》一书中中专门提及了这方手帕。

  周恩来为了改善一下会谈的气氛,看了一下手表,说:“今天的报纸,我们晚出了两个小时,上面刊登了一个重要捎息,现在广播电台正在广播这条消息,从今日拂晓开始起,我国政府决定对印度军队的大规模入侵进行反击。”

  在座的记者都被这个巨大的新闻惊怔住了,韦尔娜错愕地抬了一下头,慌忙擦去睑上的泪痕。

  会谈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查尔斯问:“贵国政府决定反击,虽然突然,毕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请问,贵国动用了多少兵力?”

  周恩来说:“由于作战地区天候、地理条件的限制,投入的兵力不可能多,我们只抽调了西藏军区、成都军区的两三个师,加上原来的边防部队,大约有五万多人吧。”

  韦尔娜问:“我记得印度考尔将军曾说过,在这个季节,中国的大批增援部队不可能越过积雪复盖的山脊,到达喜玛拉雅山区,请问,中国的军队是怎么上去的?”

  周恩来回答:“我也搞不清楚,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没有动用飞机,我们也没有这么多运输机。”

  查尔斯说:“如果是靠两条腿在封冻季节翻过雪山走到前线的,那可是战争史上的奇迹。”

  周恩来动情地说:“是啊!海拔四五千米,空气稀薄,积雪一人多厚,还有雪崩、风暴,每一座雪山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空着身体走,也许好些,可他们要肩着枪弹,背着粮草,拖着重炮,真无法想像他们是怎么过去的啊!”

  周恩来收敛了笑容,“既然是战争,总要有胜负。尤其是参战的两方,都认为能赢得胜利才打。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构成胜负的因素很复杂,现在谈胜负,尚为时过早。但我们认为,在边界争端持续了几年,中国的忍让立场已被世人所知之后,面对大规模的入侵,中国进行反击是必然的、是正义的,这一点有一些国家的朋友还不理解,希望你们帮助我们多做些工作。入侵的印军构筑了许多哨所,兵力比较分散,我认为这犯了兵家之大忌。再加上保障困难,交通不便,士气低落,我想,他们的失败也是必然的。”

  韦尔娜一边在笔记本上唰唰做着笔录,一边抬头问:“中国在清除入侵的印军后,准备越过边境作战吗?”

  韦尔娜就是韦尔娜,刚才还孩子般的抽泣、欢笑,转眼间便提出如此咄咄逼人的问题。

  周恩来沉吟了一下,含糊地说:“这要根据军事的需要来确定,我强调说明一点:我们没有额外的领土要求,我们保护自己的国家领土不受侵犯,也尊重别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管战场上的胜负如何,我们都将坚持这一点。”

  会见结束后,全体在座人员合影留念。韦尔娜紧靠在周恩来身边,她听到了这位伟人的心跳和呼吸。

  一间30余平方的土坯房里挤满80多位指挥官,由于没有电,屋里悬空吊着两盏嘎斯灯,辛辣的烟雾熏得人睁不开眼,有几位呛得直咳嗽,只好躲到门边去。

  最近印度反动派气焰嚣张,一再拒绝谈判,积极调兵遣将,步步向我进逼,公开宣布要把我守卫在自己领土上的边防部队除掉。为了打击印度反动派的气焰,保卫祖国边境的安全,创造中印边界问题谈判解决的条件,中央决定进行反击战役,以西藏军区现已集中的兵力,首先歼灭侵入“麦线”以北克节朗地区的敌人,并准备连续作战,歼灭可能由达旺地区的来援之敌。为配合上述行动,在中印边境西段的新疆军区现已集中的兵力,首先攻歼加勒万河谷和红山头之敌,然后准备扫除西大沟以北河尾滩、天文点两防区之敌。在中印边境地段的察隅等地,也同时进行佯动。……”

  张国华中将坐在最前面的高桌上,黑红的脸膛绷得铁紧,一会儿望望正在宣读命令的邓少东,一会儿又转头看看正凝神聆听的各级指挥员。

  “遵照中央上述决定,为了速决全歼侵入我境之敌,现特有关作战行动部署如下:

  一、关于歼灭克节朗地区之敌的作战,同意西藏军区前指10月16日21时电的部署。

  关于歼灭加勒万河谷和红山头之敌的作战,同意新疆军区10月9日19时作酉55号电的部署和10月12日1l时作酉75号电的补充指示。

  关于在“麦线”东段地区进行佯动和前推哨卡的行动,同意西藏军区10月10日作酉74号电的部署。

  察隅我军在前推哨卡进行举动时,呷林得地之敌向我进犯,应将其诱之适当地区,坚决歼灭之。

  二、反击战役予定本月19日佛晓全线同时开始。战役开始后,侵入我领空的一切敌人飞机,力争将其击落、击伤并俘获。

  三、为了准备在西藏地区同印度反动派进行长期斗争,决定54军130师于本月21日由现驻地出发,西进入西藏隘子、泽当、曲水地区集结待命,134师亦应准备待命入藏。

  四、为了防止敌人在战役期间向我薄弱地区进攻,我阿里支队和空喀山口防区的各哨卡,及亚东地区,务须提高警惕,加修工事,严防敌人袭击。

  五、西藏、新疆军区凡是敌人可能轰炸扫射的目标,应立即加强防空措施。已命令空军立即抽调一个85高炮营进驻拉萨、当雄地区担任防空任务。

  六、关于情报、通信、后勤保障等措施,均按总参谋部既定计划实施。政治动员工作,总政另有指示。

  “克节朗地区,印军4师7旅4个营约3000余人,入侵并占据这一地区,拉加普特联队二营主力布防在枪等、卡龙、扯冬、沙则一线,旁遮普联队约一千人在扯果布、帮岗丁、色章潮一带集结。廊尔喀第9联队一个营进至绒不丢、章多一线营,分别驻守在扯冬、沙则、仲昆桥一线,旅前指位于勒龙、吉普之间,后方勤务机关位于章多。

  “注意,我方各部队的任务是,右翼为主攻部队,由55师、昌都军分区一个团组成,抢渡克节朗河,消灭枪等、卡龙、扯冬、绒不丢一线的敌人,然后向达旺挺进,明白吗?”

  张国华继续说:“左翼助攻部队由11师担任,配合右翼主攻部队,向沙则、促昆桥、克宁河桥的印军进行反击,得手后从左翼逼近达旺,明白了吗?”

  “最后,”张国华加重了语气,“由61师874团,担任穿插任务,从枪等西侧渡过克节朗河后,迂回章多,打掉敌人的旅指挥所,并站领这个地区的空投场和炮兵阵地,从后面卡住敌人逃跑的退路,这个任务很艰巨,你们觉得困难,可以让给别人。”

  膀大腰圆的874团沈团长呼地站起来,“司令员,你这叫什么话,什么任务我沈大个含糊过,你说打到新德里,我沈大个不头一个到,你拿我的脑袋。”

  张国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摆摆手说:“沈大个,你先别吹,第七旅是印军的王牌,参加过二次大战,把他们打垮了不算,活捉了达尔维,才算你完成任务。”

  沈大个摸摸脑勺,为难地说:“他要是自杀了咋办?”大伙“轰”地一声又笑起来。

  “好,战斗打响后,驻守昌都、林芝、山南地区的边防部队,也要同时行动,清除当面入侵的印军,夺回失地,明白吗?”

  张国华沉吟了一下,峻历地扫视了一圈会场,果决地说,“我命令,明晨拂晓5.20分开始炮火准备,5.50分发动总攻,明白吗?”

  “现在的时间是:19日零点54分27秒。好,回部队马上进行战前准备。总攻信号:三发红色信号弹。”

  苏联的听众大多是第一次接触这种音乐,既觉得新奇、惊讶,又感到刺激、振奋。这种音乐似乎被人施了魔法,有一种原始的张力,把人们潜意识中的复杂情绪和各种欲念,都毫无遮掩地倾泄出来。

  一位政府官员匆匆走到赫鲁晓夫身边,俯身耳语了几句什么,赫鲁晓夫顿时瞠目结舌,愣怔地呆坐了一分钟,这才紧随来人走出音乐厅。

  回到克林姆林宫总理办公室,他立刻打开了能收听短波的收音机,美国总统肯尼迪正在进行广播演说。

  “不,”赫鲁晓夫咆哮着猛然站起:“这是核讹作,这是海盗,你有,我也有……”

  “今天上午9时14分,我们13艘货船在加勒比海被美国舰队拦截,除布加勒斯特号油轮经检查准许通过外,其余十二艘货船因装有导弹关键部件和其它军事装备,被迫改变方向,朝墨西哥湾驶去。美军舰艇没有追赶。”

  格列奇科摊了下手:“交通部没想到这个消息会如此重要,电报耽搁了6个小时。”

  格列奇科摇了摇头,“一时还搞不清楚。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召开国防委员会,研究如何消除这场危机的办法。”

  赫鲁晓夫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全部倒进喉咙。他想起一年前为古巴安装导弹问题在国防会议上展开的争论。当时,有人诋毁说这是冒险主义,而自己却果断地拍板决定下来。

  这封信写的糟糕透顶,不仅逻辑混乱,语意不清,有些语词使用得也不正确,通篇是被激怒的谩骂,“海盗”、“流氓”、“战争贩子”等字眼比比皆是。常人一看就知道是丧失理智后的挟怒举动。

  对手被激怒到羞恼交加、丧失理智的地步,未必不是一件快事,这说明自己的决策切中了要害,打到了痛处。

  此刻的肯尼迪却丝毫投有这种自豪感和得意感。更没有心境去品味对方的羞恼和苦痛,尽管这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讹诈也罢,威胁也罢,指责谩骂,相互欺骗……尽管双方势不两立、敌意极深,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

  他会不会为了在世界面前洗净脸上的羞辱和软弱,像疯子一样扑过去,不计后果地死命按下发射核弹的键钮呢?

  肯尼迪只觉浑身燥热,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持信的手也失控得徽微有些颤栗。

  在欧洲让步,从柏林墙后退?也不行,那儿是寸土必争之地,一退,整个自由世界便乱了套。

  “肯尼迪总统吗?一小时前,苏联总理赫鲁晓夫和我通了电话,态度非常强硬,他认为您的做法有些过份,而且事前也不打招呼,如果你们不撤消封锁,他们将派舰队硬闯加勒比海。如果你们进攻古巴,他们将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动用核武器。”

  “秘书长先生,请您转告赫鲁晓夫,我既然下令封锁了加勒比海,在古巴导弹基地未拆除之前,就不可能撤消。苏联在古巴建立导弹基地,是出于本国安全防卫的需要吗?不,完全是一种战争挑衅行为。如果他敢动用一颗核弹,我将百倍的给予惩罚……”

  “总统先生,请冷静一下,现在整个世界都被您昨晚的广播演说吓得惊恐不安,几十位国家首脑纷纷给联合国打电话,要求我想办法尽快解除这种危险。总统先生,整个世界乃至人类都面临着毁灭的厄运,你想毁掉地球吗?”

  “秘书长先生,想这样做的不是我,而是赫鲁晓夫。只要他们同意拆除导弹,我可以马上解除封镇,并做一些相应的让步。拆除的日程和细节,可以在联合国监督下谈判解决。”

  “总统先生,您有这种态度我很感谢,苏联方面表示,核弹头的按钮一直控制在苏联人手中,卡斯特罗并不能决定什么。……”

  吴丹秘书长转达的这句话,肯尼迪当然能听出弦外之音,他松了一口气,嘲讽地说:“请转告赫鲁晓夫,古巴的导弹都还是些空架子,并没有按装关键部件。如果我们不实行封锁,现在的局势恐怕他们就无法控制了。我会给赫鲁晓夫面子的,他们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只有五天时间,如果五天内不做出拆除导弹的决定,我将命令军队进攻古巴。”

  “总统先生,您的要求我将立即转达给赫鲁晓夫,在此期间,希望您尽量克制,如果这场危机得以解除,全人类都会感激您。”

  猛然,他醒悟到,赫鲁晓夫那封逻辑混乱丧失理智的私人信件,也许就是一种巧妙的心理战。

  肯尼迪振作了一下精神,对身边的官员说,“通知邦迪和麦康,让他们马上到我这里来。”

  炮火急袭30分钟后,喜玛拉雅山麓上空腾起三颗红色信号弹,红色的光团在灰蒙蒙的天空悠然划过,最后慢慢熄灭,显得格外醒目。

  中国五万士兵在中印边界东、中、西近600公里的防线上同时发起了猛烈反击。喜玛拉雅山脉一座座人迹罕至的皑皑雪山,立刻被一阵阵密集的枪炮声和一团团浓烈的黑烟所笼罩。

  炮火尚未延深射击,尖刀五连在连长高友贵的率领下,已悄悄涉过了冰冷刺骨的塞维拉河,登上了南岸。

  面前就是印军第七旅的前沿主阵地,卡龙哨所就建在一边开阔的草场上,草场四周是陡岩峭壁。印军利用这儿独特的地形,构筑了几十个暗堡、机枪掩体,为相互支援,还依山势开挖了堑壕。这样,整个卡龙就变成了一个易守难攻的环形堡垒。

  炮火准备的弹着点刚一延深,高连长一声大喝:“同志们,冲啊!”在岸边潜伏的近百名战士如猛虎般呼地站立起来,勇猛地扑了上去。

  被猛烈炮火轰击得晕头转向的印军苏醒过来,十几个地堡里喷吐的火舌像毒蛇的舌倍,交织成一片密不透风的火网。十几个中国士兵刚前进了不到二十米。就先后倒了下去。

  二排长帅全兴急红了眼,转身对六班长阳廷安吼道:“咱们是刀尖,得把这个布袋阵捅开,我让五班掩护,你们上。”

  阳廷安伏在草丛后边,仔细地观察着地形。突然,他发现了什么,对身边的颜瑞成说.“咱这边两个地堡之间有一道壕沟,你左我右,咱们相互掩护着往里插。”

  第二次冲锋开始了,“嘀嘀答嘀”的军号鼓荡得人们热血沸腾。借着轻重机枪的掩护火力,阳廷安班的战士一手端枪,一手举弹,连头也不低的冲杀上去。

  印军看到这情景,吃惊的哇哇乱叫,尚未调整火力,阳廷安班的八名战士已扑进环形敌阵的射击死角里。

  “轰”的一声,阳廷安用一捆集束手榴弹炸飞了一个地堡。“轰”的又一声,颜端成用炸药包报销了印军一个机枪火力点。阳廷安班的战士好像在掏老鼠洞,只要发现有洞口喷火冒烟,二话不说先塞进去一颗手榴弹。

  突然,背后打来几梭子子弹,弹片崩在岩石上嘶嘶作响。阳廷安回头一看,原来是侧翼的敌人退下来,想龟缩到环形阵地中固守,不想被冲过去的阳廷安班阻住了进路。

  “甩手榴弹,打!”阳廷安当机立断大喝了一声,原来准备用于炸碉堡的集束手榴弹顿时落到这股印军的中间。

  随着几声爆炸的声浪,印军大部分镇炸得尸骨不存,剩下几个人尖声怪叫着回头乱窜。好一会儿,炸烂的尸体才随着树皮草根枯枝碎土落下来,进飞的血肉溅得阳廷安身上到处都是,好像刚从血人堆里爬出采一般。

  “六班注意,跟我继续攻暗堡。”阳廷安看准一个目标,一个虎跳扑过去,从暗堡孔里硬塞进两颗手榴弹。

  “又报销了一个”,阳廷安高兴地喊。突然,他只觉胸膛一震,笑容在脸上凝固了。

  他倒在一块岩石上,子弹依然向他身上倾泻,后背随着嘶嘶的青烟,现出十多个血洞。

  紧靠着班长的徐瑞清悲愤难抑,瞅准子弹射来的方向,接连投出三颗手榴弹,借着浓烟掩护,倏地跳起,端着冲锋枪疯狂地扫射。

  当枪膛里射出最后一颗子弹的一刹那,敌人的子弹吞噬了他。他摇晃了两下,倒在阳廷安身边。还有三天,便是徐瑞清的二十一岁生日,他想知道,向他开枪的人中,是不是有的喝过他家乡的酒。

  副班长曾祥智看到颜瑞成、何德中已经从左边冲过去了,回身对全班说:“听我指挥,为班长和小徐报仇,跟我冲。”说完,借着地物的掩护,灵巧的向正中的地堡逼进。

  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字形石崖,两侧伸探出的石壁,宛如大张着虎嘴的两排牙齿。正中一个高大碉堡里的两挺机枪,封锁了石壁下的所有道路。石壁两侧的地堡,构成交叉火力,把狭窄的通道封了个密不透风。

  曾祥智正琢磨着怎样才能敲掉这颗锋利的虎牙,突然一颗炮弹飞来,落在他身边,炸得碎石乱飞。

  老战士杨秀州隐蔽地爬过来,抱起副班长,顿时两眼喷火,欲哭无泪。曾祥智的半个脸颊被弹片切走了,露出了白森森的牙床和上下翕动的舌头。

  曾祥智醒了,想喊,嘴巴不停使唤,要看,眼前一片漆黑。他用手一摸,绷带将他的头部缠得结结实实。他发怒了,一把将脸上的绷带撕了下来。

  “副班长,”杨秀州痛呼了一声,欲上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绷带扯下来,血水跟着往衣领里灌。

  曾祥智搡了他一把,用眼神示意着,用手指比划着。杨秀州明白,这是在告诉他攻击的路线。

  他背倚着一棵喜玛拉雅山的老松树,双脚蹬着岩石,像一个血人一样立在哪儿,左手撩着绷带,僵直的右手还指向前方。

  他背椅的那棵松树虽然苍劲虬隆,但枝叶早被炮火打秃了,削光了,只剩下一截焦黑的树干。

  眼急手快的李世明一枪撂倒了他,接着,利用大胡子的尸体做掩护,绕到了地堡的死角。

  硝烟散去,才看到杨秀州一动不动的立在地堡前,双手紧握着冲锋枪,枪管深深地扎进了土墙,背上破烂的棉衣冒着一缕缕青烟。

  他从右路突击,接连摧毁了印军六个地堡。战斗中,何德中牺牲,他一个人自我掩护着突击前进。

  他一边摸索着一边前进,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印军掩蔽部,有个哨兵还在门前警卫。

  一看阵势,颜瑞成就知道这准是个指挥所。他选好隐蔽地形,做好准备,然后一枪干掉了哨兵。

  “怎么回事?”一个印军军官从门口露了一下头,一见哨兵死了,慌忙缩了进去。

  果然,这正是拉加普特联队的指挥所。印军中校联队长正在组织部队进行顽抗。哨兵的死使得指挥所里炸了堂。

  “不好了,中国军队从后边上来了,已经打到门口了。”刚才差点挨枪子的军官喊。

  两个卫兵瑟瑟缩缩的刚一露头,“叭、叭”两枪,颜瑞成准确的射击顿时超度了他们的灵魂。

  “不要慌,外边只有一个人,给我用机枪扫手榴弹炸。”印军中校正狂吼乱喝着组织火力。

  “冲出去,给我冲。”印军中校发现被包围了,挥舞着手枪,逼迫部下突围逃跑。

  颜瑞成知道敌人要跑,“呼”地扑到指挥所门口,将最后一个弹夹里的子弹,暴雨般呼啸着倾泻进去。

  指挥所里的印军被这位天神般的勇士吓破了胆,直到颜瑞成牺牲,我军大部队攻了上来,他们竟没有一个人敢走出指挥所,乖乖的蜷缩在这个隐蔽部里做了俘虏。

  阳廷安班的八位战士在此役中全部壮烈牺牲,他们共攻克印军地堡27个,消灭印军41人,为全歼王牌第七旅打开了通路。战后,被中国国防部授与“阳廷安班”英雄称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dagazenv.com/gongshigouzhu/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