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工事构筑 >

胡适族亲胡洪钊:抗战前曾秘密构筑上海防御工事(组图)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工事构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28年摄于上海,胡洪开、胡洪钊及家人合影。后排站立者左为堂兄胡洪开,右为胡洪钊;左四为胡洪钊夫人曹种兰,怀中抱的小孩为胡洪钊长女胡恩英

  1900年,胡洪钊的父亲胡祥钧在上海创办了“广户氏老胡开文”,经营徽墨、墨汁、毛笔及其他文具用品。其发展很快,除在上海本埠广设分号,还在汉口、南京、北京、天津等地设立分号和销售点,拥有工人百余人,资本累至几十万,其资金之雄厚,分店之多,在徽墨业中堪称第一。此外,胡祥钧还在上海经营茶庄生意。作为家中独子的胡洪钊原本可以继承墨店、茶庄,但他自幼好学,进入高中后致力于建筑工程专业的学习。胡祥钧在去世前立下遗嘱,不让胡洪钊继承“广户氏老胡开文”,原因是他“习工程,不善商,股所有店业,均交(胡洪钊的)从弟等经营”。

  在胡洪钊的求学过程中,胡适起到了重要作用。胡洪钊与胡适是同辈人。按照宗谱,他们都是安徽绩溪上庄胡氏普义公的后代,普义公以下胡适家族和胡开文家族才开始分支。胡适家族为道政公,胡开文家族为道福公。

  一个偶然的机会,胡洪钊结识了胡适。在《胡适的日记》1921年7月17日有“是日来访的有汪静之、胡洪钊,皆绩溪人;曹□□(原文如此),歙县人,皆少年”。 1921年7月的一天,得悉胡适到了上海,住在同乡汪惕予家的“余村花园”,胡洪钊等三个绩溪小青年兴冲冲地跑去见他。徽州人一般是比较认同老乡关系的,何况沾亲带故,于是胡适便对小青年们的积极进取,尤其是在诗歌方面的努力,大加鼓励。

  以后,胡洪钊和胡适的交流较多。特别是对于出国留学的事情,他曾经征求过胡适的意见。最终胡洪钊也选择了胡适留学的母校美国康乃尔大学,继续学习土木工程专业。

  《胡适来往书信选》中有一封胡洪钊1929年9月18日抵达康奈尔大学后写给胡适的报平安信,信中写道:“我想在此毕业之后,转入伦敦City & Guild Engineering College念一年书,不知你否代在英庚赔款谋一津贴,如不成,那我明年就入美国工厂做工了。”当时,胡适是中英退还庚子赔款顾问委员会的中国委员,专以此款项捐助中国优秀学子出国深造。由于留洋的费用很高,所以胡洪钊请胡适帮忙谋此津贴,但胡适并未答应。于是胡洪钊从1930年开始,在美国边打工边读书,持续了三年。

  胡洪钊硕士学位论文的题目是《铁路建筑的经济研究》。文中研究了先进铁路建筑的抗压性和结构细节,对铁路建筑进行了预算分析、成本概算,阐述了概算成功的条件。胡洪钊在论文简介中表示,如果自己将来参与此类工作,该研究将对他选择铁路建筑的种类,特别是经济成本做出帮助。

  2 义无反顾 设计独特的“吴福”和“锡澄”防线年,胡洪钊从美国学成回国后,正值年富力强,本想应聘上海的一家建筑公司,在民用建筑上干一番事业。而时局突变,使他改变了初衷。

  1932年1月28日至3月3日侵华日军进犯上海,史称“一·二八”事变。此后,国民政府鉴于上海是全国经济中心,南京是政治中心,为了防止日寇再从上海入侵,1933年就开始拟议在沪杭一带构筑国防工事,由南京参谋本部城塞组(后扩成为城塞局)负责,并招聘建筑专业人才。胡洪钊觉得自己是学土木工程的,抱定“工程救国”的信念,要以自己所学到的建筑知识抵御日寇的侵略,就应聘到城塞组。

  参谋本部几经实地勘察和研究,根据日军可能进犯的方向,把京沪杭一带划分为京沪、沪杭和南京三个防御区域,以京沪地区为防御重点,构筑工事,配备兵力防守。胡洪钊入职不久,便参与了京沪区防御阵地永久性工事的设计。

  当时,京沪区防御阵地选定吴福线(苏州至福山)和锡澄线(无锡至江阴)为主要阵地,修筑永久性工事。设计这两线永久性工事设施时,要根据地形特点,假想敌人的行动,从国军现有装备和可能投入兵力的实际情况出发,到现场去实地考察,拟订几个方案,然后再统一意见,最后定案报请上级批准。

  胡洪钊生前回忆,实地考察是很辛苦的工作,他和同事们每天徒步几十公里实地查看形势,再考虑工事的位置和施工方案,而且每座工事都要进行复勘,还要考虑到造价,以取得最佳的方案。

  这两线永久性工事有轻重机枪掩体和观察哨、通讯枢纽、指挥所等,参照德式筑城的标准设计。地面工事要求以抵抗十五厘米口径的炮弹和五百磅炸弹为标准,地下工事要求以抵抗一千磅以上炸弹为标准,因此,建筑的工事材料全部为钢筋混凝土结构,顶和墙都须有一定的厚度。在防御阵地中有百分之九十都是重机枪工事,分为正射和侧射两种类型。正射工事只有一间战斗室,射孔采用外八字形,一般呈九十度开口。工事顶盖和前、侧墙的厚度,均为一米左右。侧射工事,除战斗室外,还有一小间寝室,射孔是内八字形,呈七十度开口,也有外八字形的,呈六十度开口,其厚度较正射工事稍薄。

  胡洪钊设计这些工事时,没有照搬德式的设计标准,而是在综合了多方因素后,运用国外的先进经验,形成了独特的设计风格,即工事体积小,便于选择位置和伪装;构造简单,施工方便;造价低,花小钱办大事;实用性强,考虑到日军可能释放毒气弹,他在每座工事的射击孔、展望孔、出入口设计了钢板门窗,并有密封防毒设备,一旦战争发生,只需挖掘交通壕将掩蔽部连贯起来,即可形成整体防御,迎击来犯之敌。

  这些工事于1934年至1936年三年期间,分期分批进行。令人叹息的是,在上海、南京相继沦陷后,各部队未能及时主动撤至并利用永久阵地继续作战消耗敌人,使得大部分工事未被利用或不善于利用,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胡洪钊在结束了吴福线和锡澄线永久性工事的设计工作后,又参与了江阴要塞的炮台设计修建。1936年底,胡洪钊被南京参谋本部任命为上海国防工程建设总工程师,负责在上海市区设计修筑国防工事。

  早在1935年冬,国民政府就开始在上海修筑防御工事,原本是由德国顾问负责设计。1936年11月25日,德日正式结盟,在华的德国顾问被陆续召回。南京参谋本部为了不影响上海防御工事的修筑进度,便在城塞局的工程师中物色新的人选。

  胡洪钊能够在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并不是偶然的。他主持设计修筑的各类防御工事,不仅造价低,而且实用,其设计理念得到了广泛认可;他与时任上海警备司令杨虎多有交往,便于在上海开展工作。杨虎是安徽宁国人,上海警备司令,是当时上海地方武装的最高指挥官。1934年,杨虎主持编纂了民国《宁国县志》,胡洪钊受邀参与了绘图工作,后来还为其在杭州设计建造了私人别墅青白山居;他又是上海人,熟悉当地地形,有利于设计防御工事。

本文链接:http://dagazenv.com/gongshigouzhu/30.html